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图说法国经济:高福利是怎样“压垮”黄背心们的?

文章来源: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9-02-17   【字号:         】

原题目:图说法国经济:高福利是怎样“压垮”黄背心们的?

12月15日,法国南特,民众到场“黄背心”抗议运动。图片泉源:视觉中国

只管总统马克龙已作出重大让步,以及受恶劣天气的影响,法国第五轮“黄背心”抗议仍准期上演。但规模已大大缩小,靠近7万的到场人数比前一周的规模淘汰一半,而11月中第一次全法足有30万黄背心走上陌头。

引爆连续一个月示威潮的,是马克龙内阁上调燃油税的决议。燃油税作为法国政府深化巴黎天气协定以及马克龙当选时许诺的革新主要措施之一,其所代表的涵义早已凌驾了税费自己,更是象征着马克龙执政一年半以来的期中结果单和法国未来20年革新的“风向标”。总统高屋建瓴、不知民间痛苦的形象,再加上黄背心运动自己所具有的互联网式疏散式属性,使得黄背心运动的诉求徐徐上升到要责备面提高福利制度甚至是马克龙下台。

12月10日晚,马克龙正式冻结了2019年上调燃油税的企图,同时出台了包罗提高最低人为、减免退休人为中所要求缴纳的社会孝敬金等。这一重大让步在很大水平上知足了黄背心们的诉求,但挤牙膏式的妥协以及此次马克龙执政上的重大挫折,能否使得被冠以“欧洲新病夫”称呼的法国以更稳健更务实的姿态走上革新轨道,问题的谜底也许依然不乐观。

黄背心们怎样被逼到这一步

自2008年金融危急和2010年欧债危急发作以来,即便欧洲央行已经出台多轮量化宽松政策,但法国的经济增加率在一连十年内都保持在低位运行。即便在英国仍深陷脱欧泥潭、德国因汽车尾气门而不得不自动降速的情形下,近年来并无重大利空的法国的经济增加却落伍于两大邻国。

低迷的增加率主要归结于商业投资和家庭消耗的恒久障碍,其中家庭消耗支出尤为值得担忧。近十年来法国现实生涯成本的不停上升、低迷的经济增加率所带来的不良预期都是引发黄背心运动的主要因素。

2018前三季经济增加率,法国位居主要工业国末流。数据泉源:OECD

黄背心们所感受的生涯成本上升只管并不反映在欧洲央行宣布的通胀率上(欧元区的现实通胀率近10年来从未凌驾2%),可是却实着实在地给对价钱极为敏感的非富足阶级带来了重大的影响。

首当其中的就是黄背心抗议的焦点——油价。自2013年起,法国的汽柴油价钱就最先一起飙升,仅在2018年油价的上涨幅度就凌驾20%。现在全法国的汽柴油价钱都凌驾了1.5欧元/升,在巴黎等大都会甚至泛起了高达1.8欧元/升的加油站,而推动油价上涨的最主要推手就是不停增添的燃油税(和马克龙政府本计划征收的情况税)。

近年来节节攀升的房价和房租也极大地推高了生涯成本,到2018年,巴黎内城20区内已经难觅单价1万欧元/平方米的住宅。若思量人为和房价比,法国的房价为欧洲各大国之最。不动产价钱的上涨也迫使越来越多的底层群众向城郊迁徙,无法制止的通勤需求和更长的通勤里程使得他们对于油价的转变更为敏感。在2018年《经济学人》公布的《全球生涯成本陈诉》中,巴黎甚至凌驾了瑞士苏黎世成为欧洲第一昂贵的都会。而曾经和巴黎一样深受高昂生涯成本之苦的法兰克福,受益于德国政府勉励新居建设、控制衡宇租金等措施,已经跌出了榜单前十。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则是高昂的税收。法国的税收/GDP占比恒久占有天下前线,在2018年最终凌驾丹麦,成为天下税收最高的国家。即便不思量企业税收,法国通俗群众所需要交纳的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用度比例在欧洲亦压倒一切,甚至凌驾所有“欧猪国”(编者注:主要指政府支出、公共债务高企的南欧国家)。马克龙政府原本企图对退休人为新征收社会孝敬金(又被称为高社会普摊税CSG)无疑触动了战后婴儿潮的痛点,这也是黄背心运动的焦点迅速从燃油问题上升至福利制度问题的要害因素之一。

2018生涯成本陈诉。巴黎从去年第五名升至第二,为欧洲内生涯成本最贵的都会。数据泉源:经济学人;图源:Statista

欧洲各国平均月人为能支付的房价对比,法国人仅能肩负0.4平方米面积,落伍于其他欧洲大国。图源:德国住房协会

2017主要工业国个税及社会福利费平均占比,法国29.2%的比例甚至高于西班牙、希腊等国。数据泉源:OECD

以燃油税为例,法国人对于马克龙“不接地气”“只体贴天下末日”的指责并非没有原理。马克龙政府激进的环保政策在今年4月就遭到了强烈阻挡,其时巴黎市长力主推行的巴黎部门路段限速限柴(油车)以及将巴黎“自行车化”的法案引发了驾车者和运输行业的普遍不满。对于依赖灵活车通勤的人们来说,环保更应该落着实能源领域而非交通领域。马克龙对于环保议题的执著更像是在华盛顿退出《巴黎协议》之后,法国力图执牛耳的政治宣言。

法国人们显然并不愿意为此买单,对于通俗民众而言,纠结于环保问题是操之过急且毫无须要的。得益于蓬勃的核电手艺以及数十年来政府对核电的扶持,在法国的能源结构中核电占到了绝对多数(75%),释放二氧化碳的燃烧发电比例不足10%。只管法国的新能源投资大幅落伍于欧盟平均水平,但思量到其他欧友邦家仍有相当比例的燃烧发电比例,法国的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仍为欧盟最低之一。而马克龙政府推行的情况税(实在为针对燃油的碳税)并无法让所有人感应信服。

2016主要工业国年人均二氧化碳排放,法国作为巴黎天气协议主要提倡国,其二氧化碳排放量为G7最低。数据泉源:OECD

欧洲各国新能源占总能源比例,法国在新能源生长上落伍于欧盟平均值。图片泉源:德国之声

频仍歇工与漫长的法式午休

相比于法国不富足阶级愈发重要的经济状态,高企的失业率更是悬在法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只管失业率在马克龙上台之后微幅下降至9%,可是这份结果单在和美国、德国不到4%的低位对照下显得黯淡无光。法国的青年失业率更是高达22.3%,同期美国和德国的青年失业率则为9.23%和6.78%。即即是“欧猪国”之一的西班牙,青年失业率也从约50%下降到了25%左右。招呼制造业回流以及老龄化趋势都被以为是失业率大幅降低的主要因素,可是这些因素在法国这个“病人”身上却没有疗效。

相比德美一连创下新低,法国的失业率始终高企保持在9%以上。图片泉源:OECD

实在即即是从1980年月起,法国的失业率最低也仅彷徨在7%左右。失业问题更深条理的缘故原由在于海内僵化的劳动力市场。这一领域的革新也是马克龙给出的谜底。

高昂的用人及雇佣成本、强势的工会组织、过早的退休年事都被视为法国企业难以招聘员工或不愿招聘新员工的病根。以对于用人成本敏感的低端服务业为例,纵然在马克龙决议提高最低人为之前,法国的最低人为已为欧洲各大国最高。法国财长勒梅尔在上周马克龙揭晓电视讲话时就表现,最低人为的上涨会加剧失业。此外,法国人的有用事情时间也由于频仍歇工以及漫长的法式午休而受到侵蚀。

另一个难以革新的事项则是法国相对过早的法定退休年事。只管马克龙在12月10日讲话中声称退休者为法国最大的财富,但现实上这个群体继续留在就业市场的比例很低,而且大部门法国人会选择提前数年退休。这也给政府财政带来了较大的压力,法国占GDP16.83%的社会保障开支属七国团体最高。

纵然在马克龙决议提高最低人为前,法国最低人为已为欧洲各大国最高。图中玄色表现不想法定最低人为。数据泉源:boeckler

作为工人运动的起源地,法国的歇工天数为主要工业国之首;法国人破费在饮食上的时间也为各工业国之首。数据泉源:Statista

法国人年平均事情小时同样位列主要工业国末流;法国退休者继续到场事情的比例很低。数据泉源:OECD

法国庞大的养老金支出的泉源在于较低的法定退休年事(男),此外法国人平均在60岁就选择提前退休,该年事也为工业国倒数。数据泉源:OECD、Statista

国际竞争力遭侵蚀

法国劳动力市场的另一个严重短板则是缺乏足够多的优质劳动力,其缘故原由在于该国近年来上涨的大学学费以及政府科研投入的不足。这直接导致了法国国际竞争力的连续削弱。坐拥道达尔、阿珐海、阿尔斯通、达索、施耐德电气等巨头以及全球“唯三”完整工业系统的法国人,不仅错过了互联网新手艺的大潮,而且在劳动力素质及手艺贮备利便也徐徐被其他工业强国拉开差距。

受限于高昂的社会保障开支,法国的财政状态一直比力重要,加之欧盟在欧债危急之后对于欠债率和赤字率都提出了明确严酷的要求,使得法国一直无法将研发投入提高到和德国或美国类似的比例。

只管法国近年加大了科研投资,但该比例相比于美、德仍严重不足。数据泉源:OECD

法国人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偏低;法国在历史上有众多数学天才,但据近年PISA的测试,法国学生的数学能力有所下降。数据泉源:OECD

此次黄背心中年父老和退休者的比例相当可观,这与法国上一代战后婴儿潮显着偏低的大学学历比例不无关系,这也间接导致了大量已经步入退休年事的法国人经济状态比力拮据。即便到了千禧一代,只管法国的高等教育险些免费,但年轻人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也落伍于其他G7团体国家。

法国优质劳动力尤其是手艺人才的匮乏显着体现在欧盟“蓝卡”的签发数目上。欧盟自2012年最先效仿美国针对高薪或理工类手艺人才发表欧盟蓝卡,以期吸引更多国际人才前往欧盟。德国无疑是该政策的最大赢利者,在2016年,86%的欧盟蓝卡持有者选择在德国就业,而第二大签发王法国仅占3.6%。

法国的全球竞争力指数位列全球22名,远逊于美、德等蓬勃工业国,该指数主要参考劳动力素质及基础建设。图源:天下经济论坛

身世于公务员家庭,曾经任职于罗斯柴尔德银行的马克龙也许不知道民间的痛苦,但对于法国需要革新的迫切水平和难看的统计数据却了然于心。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在2017年大选中的大获全胜和其革新者的形象密不行分,可是兑现革新答应在法国却从非易事。以革新者自居的总统萨科齐功败垂成,最终沦为“小丑”;继任者奥朗德更是以“没有任何政策改动”而著称,缺乏革新胆子的他也只能选择不追求连任。

岂论是继续深化革新照旧选择妥协,留给马克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究竟思量到马克龙当前仅25%的支持率,连任险些是天方夜谭。若是像奥朗德一样不追求连任,马克龙能越发纯粹地完成他的革新企图吗?

法国历任总统支持率转变图。当选第17个月后,马克龙支持率仅次于奥朗德为倒数第二。图源:Statista

(本文作者钱伯彦、陈英为界面新闻德国特约撰稿人)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陵海)

专题推荐


© 1996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闽ICP备17966号-3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